都昌网

都昌新事件VIP认证 交友认证
发表于: 2022-5-23 11:5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家训家规】孝父母,笃友恭,守国法,睦宗族,和乡党,训读书,端品行,奖善行

  惊闻冯孔茂老领导遽然辞世的噩耗,第一时间是来自2022年5月16日中午汪申生先生的微信朋友圈。汪先生对冯老领导的离去以诗句痛悼:“我与您/三十四年交往/亦师亦友亦兄长/迷途羔羊得方向/几多情形,几多叮咛/一声噩耗心扉痛。”身处上海的汪先生为因疫情无法返乡送别冯老领导最后一程而叹为“一生之遗憾”。随后,在《九江日报》数字版发布的“冯孔茂同志逝世”的讣告中,我得知冯老领导“于2022年5月15日14时08分在都昌逝世,享年66岁”。


村名牌


  尊称冯孔茂同志为“老领导”,言其“老”,66岁究实不算老,天不假年让他生命戛然而止,特别的令人痛惜。这“老”,更多的指他工作岗位任职年限长。据了解,冯孔茂同志1978年九江师范数学专业毕业后,在土塘中学为师6年,随后改行至都昌县纪委工作4年;1988年4月任职阳峰乡乡长,半年后担任阳峰乡党委书记;1993年2月担任都昌县人民政府副县长,2000年8月担任县委常委、副县长,2002年12月至2004年8月,担任都昌县委副书记;2004年8月至2012年12月,担任九江市扶贫办主任,退休前三年担任九江市林业局局长,直至2015年3月改任调研员。冯孔茂同志在乡县市不同岗位任职,与其说是资历“老”,不如说是人生经历老练、为政经验老道。以至我不只一次在私下场合听到他的曾经的学生、曾经的下属评价他时,真诚地唤他“老师傅”。于承袭“理学世家”的都昌一些冯氏宗亲,言其“老”,还在于冯孔茂同志辈份高,属78世,“孔”与“光”同辈。对于这样一位令人敬重,阅人无数又泽人无数的老领导辞世,与他交往过的亲友都有不尽的哀思。一介书生之我,谨以此文追忆与冯孔茂同志近两年的文字之缘,以一瓣心香为他送别。


入村门楼


  回首往事,真正与冯孔茂同志在工作上的直接受诲,是他担任都昌县委副书记期间,因的还是文字之缘。当年他曾嘱在县委宣传部工作的我,参与拟写他点题的关于加强干部队伍人才建设的论述文章的初稿。对于这份信任,我当然有受宠若惊之感。后来在市级公开发行的理论刊物上读到了冯孔茂同志的这篇署名文章,其用词的精准、结构的规整、行文的捭阖,远在我的初稿之上,由此令我对他在工作中总是精益求精、致力一流的精神肃然起敬。冯孔茂同志后来荣调九江,拙笨如我,与他也就全然没有了来往。

  2020年5月12日,时任都昌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樊珈妤同志给下属的我发来微信,转来一位读者关于我当天在“九江都昌发布”上刊发的“传家训扬新风之146”《土塘镇栖下村:中共早期革命活动家冯任的红色人生》一文中,关于冯任烈士故里村名标注的一点看法。冯任故里村名原始写法是厂字头下一个“西”字,念“洒”音,其意是乡间正屋旁的偏房,放农事的犁耙水车、灶间的柴薪杂物,但此字电脑里打不出、字典里查不到,我文中用了村民身份证上具有法理效应的“栖”字,这字念“西”,与原音毫无谐联。这位读者在指出村名中原字原音后继续道:“四川大学学者研究认为,应是‘厦下村’,所以称‘栖下村’是打印材料找不到原字而随意生造的。汪写得总体不错。湖北省有个冯任烈士研究会,会长是李维汉的女儿,好像与冯任的女儿同年生,她那儿有大量的原始资料。”我记得当天我在市里参加九江市人大代表会议,我当即联系编辑吸纳这位读者的建议,对“栖”“厦”皆作了注明。向樊部长及时反馈时,我还特意说出冯任故里就是冯孔茂老领导的村上。樊部长告知我,这位称我为“汪”的读者,就是她在市扶贫办工作时的老领导冯孔茂本人。就这样,两年前因我的一篇关于冯任烈士的宣传文章,重新进入了老领导冯孔茂的关注视野,说来还是因为文缘。



冯孔茂先生参加会议照(来自网络)


  如今翻阅我与冯孔茂同志来往的微信记录,我们互加微信是在2020年11月12日,距那次村名之议整整过了半年。当天,我接到樊部长电话,说冯孔茂老领导让我给他打个电话,请我为他的家乡建门楼拟对联的事。我藉藉无名,老领导再次“钦点”我撰联,再一次让我一如当年接受撰稿任务一样受宠若惊。通过电话加了微信后,他称我为“国山部长”,并发来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柳国发先生所拟的入村南面衬“冯任故里”的两幅对联:“源头矢志江城取义千秋柱石皆青史,赣水扬澜逆境担肩一代功勋是帅才”“理学传家诵读紫阳经典存人欲,诗书继世绵延陶令菊园韵风”。冯孔茂同志对我附上一句鼓励“北面两幅求你文才传世”。第三天,我将我拟的两幅对联传他,并有点自我得意地附了解读。“内正联:椅梧枝繁叶茂敛翠桂峰绵世泽,公辅武炽文昌濯缨潭振家声上下联首字嵌‘椅’‘公’,指理学世家之溯源于南宋朱门四友之一的理学大家冯椅;‘椅梧’泛指良才,也附会于东汉冯姓先祖冯异的‘大树将军’之称,‘公辅’指三公四辅一类的位重大臣,冯椅被尚书,四个儿子皆入仕,特别是长子冯去非登进士,《宋史》列其传,是冯家坊冯姓的发脉祖先;‘桂峰’与‘潭’是冯家坊所有冯姓村庄地域性的标识,上了族谱,至今仍存。上联言祖先,下联言后裔;上联旨山,下联系水。”“外侧联:厚德若骥驰原道书传百世,斋义如史入册忠烈贯千秋。上下联首字嵌椅公之号‘厚斋’,‘斋’字又指书房;内正联和外侧联首字连起来就是‘椅公’‘厚斋’,突出了‘理学世家’之源头;上联‘骥’指良马,而冯姓之‘冯’拆解就是‘二马’。上联赓续冯椅理学,下联暗喻冯任烈士,内在联系是‘忠烈’,为追求进步而捐驱也是传承理学之内涵表现,将理学世家与冯任故里融于一联表达。”冯孔茂同志很爽快地回了个字“好”。


2021年6月5日在祖祠(前排左起分别为冯孔茂、冯玉霖、冯敏、江期论)


  2020年底,冯家坊村入村口门楼建成。南面“冯任故里”由九江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中书协会员华金国手书,华先生近年来担任市老科协会长,冯孔茂同志任副会长。乡贤柳国发先生所撰两幅对联,由曹端阳先生手书,作了南面的竖联。北面“理学世家”由黄阿六先生手书,我所撰的两幅对联由吴德胜先生手书。享誉书坛的“鄱湖三友”等名家同时为一个村庄的门楼书联,这本身就是一种萃汇。特别令我动容的是,冯孔茂老领导亦将“汪国山先生撰联”的字样在北面同“吴德胜先生庚子初冬吉日书”一并嵌上。蒙了冯老领导的器重,在底蕴深厚的冯家坊的人文元素里,能留下一丁点的痕迹,是不才之我的荣幸。





  2021年6月18日,冯孔茂同志发来他亲自动笔拟写的《话不尽的阳峰》一文,请我在字词方面帮着润色一下。此文是他应都昌经济文化发展促进会阳峰分会为编纂《根在阳峰》一书约稿而拟写的,应该是他生前的最后一次亲自撰文吧,算是遗作。冯孔茂同志在阳峰乡真正开始了他“五春四秋”主政一方的淬炼,对阳峰这方水土这方人感情尤深。听说《根系阳峰》正在付梓,后人去品读冯孔茂同志的《话不尽的阳峰》时,一定会体味到那种力透纸背的情愫来。


冯孔茂在村上陪同冯任孙子冯敏参观冯任烈士事迹展


  冯孔茂同志在文中深情回顾阳峰岁月:“我生性好动、爱好广泛,年轻时上进心较强。在阳峰工作期间,工作紧张时不分白天黑夜,争创一流成效。工作闲暇之余,就和大家一起娱乐性地打牌、斗酒、钓鱼,适性而乐。这种工作和生活方式,不仅拉近了我与基层干部群众的距离,也让乡政府机关的氛围显得格外融洽。一帮年轻的干部生龙活虎,工作中相互竞争、不甘示弱,生活上互相关照、亲如兄弟,这种人生相处的境界至今让我回味无穷。”冯孔茂同志叙述了他的一次潸然泪下:“1992年,我在阳峰工作了五春四秋,同年10月,我被列为都昌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候选人。离任阳峰之际,我走访了所有的村委会,告别了相伴多年的同事,奉一纸调令走进了县政府大院。1993年元月8日,我顺利当选副县长。当主持人在会场刚宣布选举结果时,礼堂外响起了雷鸣般的鞭炮声,与会代表们在莫名的振奋之余也颇为好奇,工作人员出去探访后得知,原来是阳峰乡一些干部群众买好了几挂鞭炮,自发来到礼堂外守候,得知我顺利当选,兴高采烈的立马放起了鞭炮。听闻这个消息,我不禁眼眶湿润。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深知我当场流下来的泪水,是心底迸发出的对阳峰人民的一份感恩。那一刻,我不是为我当选而高兴,而是被在阳峰结识了这帮真诚待我、有情有义的亲人而感动。一晃28年过去了,这期间,我从乡里到县里,又从县里到市里,变动的是职务和工作环境,不变的是我把阳峰当成今生永远眷恋的第二故乡的情怀。每次回阳峰,我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每次遇见阳峰人,我都有如见亲人的感觉。只要是阳峰人找到我,只要是我能做的,在不违规违法的情况下,我都是竭尽所能的当成家里的事情来办,尽量让阳峰的‘家里人’满意。”斯人已逝,作为可能是此文第一读者的我,至今重读冯孔茂同志为阳峰留下的至性文字,仍会让人泪眼婆娑。




江西省委原书记舒惠国所题“冯任故里”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党史学习教育高潮迭起。是年5月,得冯孔茂同志推动,我专赴南昌看望冯任烈士的独生女冯玉霖老人,并采访冯任烈士孙子冯敏先生。6月4日,94岁的冯玉霖老人在儿子冯敏的陪伴下来到都昌,在实验小学参加了冯任烈士红色故事报告会,去南山祭扫了冯任烈士墓。第二天,冯玉霖老人在事隔26年后再次来到故园厦下冯村,缅怀先烈,畅叙亲情。冯孔茂先生在大孙子马上要高考的紧张时期,还专赴村上参加了这次活动。他事先张罗着村上冯任烈士的族裔蒸了都昌米粑,让冯玉霖一行品尝到了家乡的味道。在与冯敏及当地干部关于冯任纪念场馆建设的探讨中,冯孔茂同志情真意切,气场尽染。我那天在现场看到了十分感人的一幕,本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冯玉霖老人在村上祖祠二楼“冯任烈士纪念室”,看到父亲在展版里的照片,潸然落泪,动情下跪。


本文作者为冯家坊“理学世家”所撰对联


  这一次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冯孔茂同志。我们之间一直保持着微信联系,他显然是认可了我的为人为文的笃诚可信,鼓励我更精彩地讲好都昌红色故事。关于天下大事,关于生活情趣,在微信里也展露着他率真的活跃。2022年来到,我们之间的微信渐少,他元旦一过陪同央视文献纪录片《革命烈士冯任》摄制组来都昌开拍,继而去湖北武汉冯任的就义地拍摄的消息,我都是从他人的微信朋友圈关注过。


经冯孔茂联络本文作者(左)2021年5月去南昌拜访冯任烈士之女冯玉霖(右)


  5月1日上午,我还收看了易家影视向来先生直播的“冯任故里红色基地推进会”。那天的会场就在厦下村祖厅内,不少村上在外创业的村民也赶来参加了这次会议。冯孔茂同志在会上讲了一个多小时,自然是脱稿,讲话是一贯的激情四射、语言生动且讲得中气十足、入心入脑。有人事后回想,在一个多小时的讲话里,他只是习惯性地端起过面前那个套了花纹的自带茶杯,竟一口水都没喝,可见彼时的身体状态之好。冯孔茂同志围绕厦下村弘扬冯任精神,推进政府支持的秀美乡村建设和红色基地打造,在父老乡亲面前苦口婆心,推心置腹。他讲这是对厦下村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讲冯任烈士1930年前后曾先后担任江西、湖北两省省委书记的不平凡经历,讲村民应该如何去顾大局识大体支持冯任烈士纪念馆、冯任故居、红色走廊等的建设,讲未来十年二十年他期待看到冯任干部培训学院诞生在厦下村这片热土上。关于冯任研究,他也有不少的“爆料”。比如说冯任是高个,1930年25岁牺牲时个子有一米八五;比如说到冯任写的“怎样做个好共产党员”二十二条,其中有六条在当下的“入党誓词”里找到意贯的引用;比如说到他为了推动冯任纪念设施建设去年给省委书记写信,且得到了省领导的批示;比如说到他掏钱买了百余本载有冯任传记的《中共党史人物传》第47卷送给省市领导,介绍都昌厦下人冯任在这一卷里的单传是显赫地排在朱德、粟裕之后。冯孔茂同志表白那天是他参加工作以来第二次直接参加村民会议,第一次是1998年移民建镇搬迁,那也是关乎厦下村搬到现在吉地的一次关键会议。村民们当然不会忘记他为厦下村的发展殚精竭虑所做的一切,可以说,他以一颗赤子之心,凭着自己的社会平台,为厦下村乃至周边村庄、土塘镇、都昌县的基础设施建设添了不少出彩之笔。为写此悼文,我又重看了当天冯孔茂同志参加村民会议的讲话视频。我想,2022年5月1日的这次回村上,也许是上苍冥冥中的安排,让他以这种方式在祖厅与列祖列宗告别,与父老乡亲话别。他一生参加的会议无数、讲话无数,他此生最后一次参加会议、最后一次讲话留给了生他养他的乡梓之地。听村上人介绍,这次回村的四天之后,冯孔茂同志在九江因肺部感染,继而罹及到他五年前在京城做过手术的心脏,需经九江、武汉医院多方救治,终还是被病魔无情地夺去了鲜活的生命,令亲友哀痛不已。


哀悼冯孔茂同志的视频画面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我想,厦下人纪念魂归故土的冯孔茂同志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下,齐心协力将冯任烈士纪念馆、冯任故居等建造和修复好,将秀美乡村建设得幸福温馨。初夏“小满”的前一天,我来到厦下冯村祖祠,为冯孔茂先生的远行致祭。再一次站在刻勒着我撰联的门楼下,想起两年来和冯孔茂同志的文字之交,在心底我轻轻地道一声:您一路走好!


2022年5月22日


来源:汪国山

编辑:朱阿雄

审核:陈典洪 王会治

审签:杨农


小编很努力

给我们点个~

42325.jpg
跳转到指定楼层
莲醉
发表于: 2022-5-23 11:57:41 | 显示全部楼层

67677
丹痴
发表于: 2022-5-24 05: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赞一个
翠晓
发表于: 2022-5-24 13: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昌新事件不错,继续
向萍
发表于: 2022-5-24 13: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顶一下
新梅
发表于: 2022-5-25 05: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顶一下
水蓉
发表于: 2022-5-25 05: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不错,顶先
谷蓝
发表于: 2022-5-27 05:5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支持下了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关于我们|隐私条例|手机版|小黑屋|商务合作|

GMT+8, 2022-6-30 07:10 , Processed in 1.115649 second(s), 75 queries .

©CopyRight 2014-2016 DCXW.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都昌网 版权所有:九江市罗莎数码影视有限公司

( ICP备案号:赣ICP备14006325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