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昌网

微文
发表于: 2018-4-14 08: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杨廷松


1956年出生。


1980年毕业于九江师范都昌分校英语班。


曾任中学教师、区工委秘书、乡党委委员、中心小学校长等职。2004年出版文集《乡俗》,同年加入九江市作家协会,2015年加入江西省作家协会。

【都昌文学】总第55期



游子的心不停地喃喃歌唱,许多奇艳的花在春风里自鸣,蜜蜂忙上忙下丛中奏乐。


花鸣春风




春天,湖的上空,高耸着蓝色的梦。


梦中,母亲在歌唱,蝴蝶翩翩起舞。


我追赶蝴蝶,身边经过五彩缤纷的花卉。花瓣落在我的肩上,花香萦绕我的脸庞。


梦落在柳堤岸上,静静的天空不动声色,仿佛是一朵高贵的花,那么泰然,那么宽厚,静观聆听地上的生命尽情的歌唱。


春风跑过田野,跳过溪流,掠过池塘,奔向湖面。花朵像少女羞涩地飘飘闪闪,阳光温暖她的脸庞。湖的上空那一片云,上面有很多神仙。神仙快乐无忧,快乐就是神仙。我脚下生风飘飘欲仙,眼看上了云端却脚下一空跌入尘埃,惊醒时一身冷汗,拥抱的却是自己枕头。


我惊魂未定,回想刚才梦中仙境。眼前四周繁花似锦,花瓣从枝叶间缓缓飘落,花丛细微的、无声的生命在绿色的液体里上下流动。远处的山,近前的水,歌声越过湖面传到蓝天上的白云间。那歌声,很朴素,很温馨,像空气,又像波浪。是独唱还是和声?是歌唱还是呻吟?又像蜜蜂嗡嗡声。


这是春天里的和风,这是温暖的故乡。游子的心不停地喃喃歌唱,许多奇艳的花在春风里自鸣,蜜蜂忙上忙下丛中奏乐。年年唱着蝴蝶、湖水、故乡、母亲……血液里流淌的歌。


醒来后,渐渐地想起自己的经历、道路、目的和自己爱的人,以及自己的姓名。


我宁愿在梦里奔跑,我喜欢听那从遥远的地方、从湖面传来的朴素温馨的歌声和在春风里花朵羞涩的自鸣。









四月一十一日    阴转晴

 

                  

今天不需要买菜,可以不出门。但我还是身不由己地骑上摩托车,毫无目的往三汊港方向走去。


一路拐弯、上坡、村道、田野、楼房、池塘、砖窑……一草一木了然于胸。这条路,我出行了几十年。


春暖花开,清风徐来,那么温馨,那么柔和,感觉自己吸进去的空气是如此悠闲和幸福。信马由缰,经过三汊港镇中学,车的方向盘带我走进了校园。


正赶上了下课。十分钟后,又响起了上课铃声。这铃声将我带回了二十年前的光景。我浑身像注入了兴奋剂一样,直往前走去,万分高兴,异常激动。仿佛像以前一样腋下挟着教案,走上讲台。


正当我飘飘然年轻着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位老师叫我  "老师”,我如梦方醒。握手的时候,我发现昔日的学生如今两鬓间有白发。后浪推前浪的感觉一下子涌上心头。


我在学校操场转悠,太阳已出来了。校园上空广袤无垠,明净无暇地反映着清澈的蓝天在默默之中有些颤动。难以捉摸的光阴似乎神妙莫测,又似乎忽远忽近漂漂荡荡流动在校园春色的花木丛中。


进了校园,拜访一下现任校长巢斌同志是应该的事情。巢校长年轻,对待我这位不速之客很热情。虽有年龄悬殊,但我们都晓得校长这官虽然很小却责任重大。


学校这儿工作生活单调,但单纯得有特色,流连其间,令人心旷神怡。


喝了一杯茶,抽了两支烟,聊了一会天,我知趣地起身离开,尽管有些不舍。我在想,当年我咋就那么强烈要求转行离开学校,远处的山就一定比脚下的山峰要高吗?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


多少回黎明起床,朝操场走去,向教室走去,面向霞光万道,比光轮还明灿的校园我的爱恋;却如今,又为什么偏偏眷恋着你单调而又神圣的职业教师。


走过许多坎坷路,我熟悉朗朗书声和天真调皮的脸蛋,仿佛天空一颗颗明星格外璀璨。

 




 艺          术

 

             

退休后(包括退居二线),我一直蜗居在乡下。也经常去县城转转玩玩。找一些书法艺术家聊聊,喝酒品茶。于是,认识了许多作家、书法家。


我很喜欢读书,也喜欢书法,虽然自己没有恒心去练习,但是我天生就欣赏它。我将毛国典、鄱湖三友、陈荣庭、我大哥的书法挂在墙上。许多朋友进门后,首先要品尝一番这些书法家们的艺术作品。我便有时间倒茶敬烟。另一方面,客人也会对这家主人敬重三分。 这就是艺术的力量。当然,艺术是会选择对象的,同时又会受到对象的选择。


对于艺术家和他的艺术作品,人们希望艺术家既要有杰出的才能又要求其具备高尚的德行。还要求他同大家一样。我所认识的这些艺术家,正如巴尔扎克所说 "天才就像每个人一样,但又没有一个人和他是一样的。"


也有人说,所谓艺术,就是一种骗人的奢侈品。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有接受并欣赏艺术的渴求。因为生活中如果没有艺术,那么现实就会毫无意义。

 

 




生   活   碎   片

 

            

回来了,并没有那种光宗耀祖的感觉。最初几年,一身轻松,沉浸在自然风光之中,着实让我惬意了一番。


后来,乡村居住的人口越来越少。少得让人不仅有孤独寂寞的无奈,更有恐惧心慌的无助。于是,有时白天搭坐公交车去县城转悠,晚上枕头边放一些书籍,解决冷静与孤单的时光。


读着写着,便成了一种习惯。


那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无所依傍的感觉,被返回童年的天地中去的渴望所替代。怀特说  “童年毕竟是艺术创作者所能汲取的最纯洁的源泉。"  我开始寻找童年的回忆、童年的足迹。逐渐感觉自然的美、湖水与山峦的美,日常生活中人与人之间所处的关系也非常温暖。慢慢地,我仿佛感觉到了鄱阳湖谦卑地盼望着我们回到她的怀抱里,因为我们始终是她的儿女。


我没有选择。我仅仅是位乡村教师,没有在城里购买房子的财力。我今年六十有余,实实在在寸步不离在杨老君村生活的时间,除了童年也就是最近十年以及今后。从小就喜欢跟在我大哥身后,他是一位天才型的男人又是勤奋好学的人才。我们兄弟姊妹的成长与他榜样的力量分不开。他英年早逝。


我开始独立思考,生活本来就是多彩的、理性的、称心如意的,不必恐惧和担忧、毫无意义的活在多愁多虑的病态中。我没有想过靠自己的文字提高名誉,我真的没有想,也的确不可能又实在没必要。老年人只图安稳和自由。


像往常一样,我白天尽可能地往人群里凑热闹,或在田野里行走。晚上读书或写写文章。说心里话,我属于自然返回阔别四十多年的乡村故里,我的得意之情变成了失望和恐慌。乡村变化很大,无论生活条件还是生活环境都可以说前所未有的好。但是,在乡村,富人,手艺人,教师,生意人与其它职业人,精神上的差距令人感到震惊。显现的除下金钱的多少,很难发现神妙和诗意。更别说以前邻里之间的冷暖互慰、融洽和质朴。剩下的就嫉妒与攀比。正是这一切,四周伸延着乡野的空虚。如果我不读书写字,生活便会毫无意义。当然,年龄大了,即便收拾行装也无可以去的地方。所以,我写的作品都是短文。想起了一段生活背景就记下来,尽可能的注入情感和音乐,让心中的玫瑰花在沉默中开放,让单纯和谦卑的境界在文字里流淌。这就是我作为一位普通人向往的境界。我一直在尝试,我想通过写作来修养自己进入文明环境又让自己快乐。我想看清很多事物,包括丑陋的东西,让一切事物都获得意义。我想,这就是文学的魅力。


几年来,我写文章唯一的报酬,就是我为自己的老年生活打开了一扇窗子。


欢迎延伸阅读:

【都昌文学】杨廷松随笔◎爱飘的云(外六篇)

《都昌文学》杨廷松◎梦(外5篇)

【都昌文学】 杨廷松‖月亮之夜(外5篇)

《都昌文学》杨廷松◎一 瓣 清 香(外两篇)

《都昌文学》杨廷松◎读雪夜彭城



《竹里馆》


唐王维


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






编辑  HuangHuaQing

文字  杨廷松

图片   网络




旧时光&慢生活






手机QQ/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26546.jpg
跳转到指定楼层
活好自己
发表于: 2018-4-14 08: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还不错
很高兴
发表于: 2018-4-15 08: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还不错
最爱我
发表于: 2018-4-15 08: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很好。给你点个赞!
新新新来的
发表于: 2018-4-15 16: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还不错
李月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昌文学】楊廷松◎花鸣春风(外三篇)>>,不错
轩言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昌不错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支持好友佳作!
中华第一县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还不错
幸福的风筝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轻松易点,迅速到家!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即刻与小易亲密互动,还有劲爆优惠等你来拿!

申请友情链接

在您把本站加入贵站友情链接后,请在友情链接自助申请中申请。感谢贵站互换友情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关于我们|隐私条例|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商务合作|

GMT+8, 2018-4-24 07:26 , Processed in 0.704995 second(s), 106 queries .

©CopyRight 2014-2016 DCXW.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都昌网 版权所有

( 赣ICP备14006325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